港台明星

丈母娘没内衣女友说她在诱惑我

2019-11-08 23:19:4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丈母娘没内衣女友说她在诱惑我

我有一个极品准岳母,她经常和我讲荤段子,那天问我:骆驼和奶牛最明显的区别在哪。我说是颜色,她却娇笑着摇头,说最明显的区别不是色彩,而是胸,骆驼的胸长在背上……

她叫白秋燕,今年35岁。

白秋燕从小就是孤儿,十五岁的时候经不住金钱的诱-惑,失足当了小姐,三年后遇见了我的准岳父。

白秋燕很会琢磨男人的心思,也晓得取悦男人,而且当时准岳父已经丧偶,一来二去,两人就在一起了。

他们婚后的感情一直很好,可没想到就在结婚第五年时,准岳父突发疾病撒手人寰,留下十岁的女儿和仍然年轻貌美的娇妻,和1大笔遗产。

可能是由于白秋燕做过小姐,未婚妻始终不待见白秋燕,即使白秋燕把她当成亲生孩子般庇护备至,她也仍然不接受白秋燕这个后妈。

未婚妻叫李雪婷,22岁,是个幼师。

我们交往不到半年时间,李雪婷就主动提出订婚,只不过要我入赘李家。我出生农村,家境不好,父母都得了劳疾,不能干重活,我自身条件又很普通,李雪婷却是远近闻名的大美女,所以我稍微考虑后就答应了。

前不久,我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订婚仪式,婚事就算定下来了。我们当地有个风俗,只要订了婚,俩人就能同居,因而订婚当晚我就留在了李家别墅,而麻烦也就自此开始了。

李雪婷说我们虽然订了婚,但还没有领证结婚,在正式结婚之前,我们不能同房。我以为她是保守的女人,正巧我也比较守旧,所以我没有反对,就分开睡了。

第二天我早早起床,本想做早餐,可谁想到白秋燕已做好了。她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裙,布料很薄,里面那副婀娜多姿的娇躯若隐若现,我只觉得心脏猛跳,脸颊滚-烫,忙不迭收回眼光。

“小凡,你昨晚睡的客房?”白秋燕轻蹙眉头,白-嫩的脸上满是疑惑,看了看我面红耳赤的样子,忽然噗嗤一笑,轻声道:“是否是雪婷不让同房?女孩子嘛,脸儿薄,就算想同房也不好意思说出口,这种事儿你得主动点呢。”

白秋燕不说话还好,一说这事我更不好意思了,要知道她可是我的准丈母娘呀。

这时候,穿着小西服的李雪婷忽然走出卧室,淡淡的扫了眼我和白秋燕,忽然目光1凛,怒道:“白秋燕,你还要不要脸,都几十岁的人了竟然还不穿内-衣!以前家里没男人,你不穿内-衣也没什么,可现在陈凡住进来了,你竟然还不穿,难道你想勾-引陈凡?”

我下意识看了眼白秋燕的胸部,可不是嘛,只见那两-团傲人的伟岸上竟然有两颗浮凸。

“陈凡,你还看,小心我挖了你狗眼!”李雪婷破口大骂。

我连忙低下头,羞愧难当。

白秋燕也不生气,微笑着说:“既然你们订了婚,那小凡以后就是我的孩子,在自己的孩子眼前不穿内-衣怎样啦,我又不是没穿衣服……再说了,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,一时半会也改不了,以后渐渐改吧……”

白秋燕的话还没说完,李雪婷就冷声道:“老的不要脸,小的也不要脸,你们俩真是够了!”然后饭也没吃就去上班了。

吃饭的时候,白秋燕说李雪婷就是这脾气,从小就被父母给惯坏了,她是后妈,也不能过于管束李雪婷,任何时候都得让着她,让我也多多包容。

我倒是无所谓,谁都知道上门女婿不好当,受点委屈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可白秋燕好歹是她的后妈,照顾她这么多年,就算不接受白秋燕,也不能恶言中伤白秋燕呀。当着我的面儿就不给白秋燕面子,可想而知,没人的时候,李雪婷对白秋燕的态度更加恶劣。

我说妈,我不要紧,受点委屈也没什么,可是李雪婷不应当这样对你,这些年委屈你了。

白秋燕笑着摇了摇头,不过她的笑却有点心酸,她说她都习惯了,只要李雪婷开心,她怎么着都行。

虽然我和白秋燕接触不多,但我依然能感觉到白秋燕是个好母亲,十八岁结婚,婚后五年却没生孩子,分明是把李雪婷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,即便她之前当过小姐,可这又能说明甚么,能说白秋燕是个放荡的女人?

不是吧。

如果白秋燕生活放荡,那准岳父去世这么多年,她早就卷钱去找其他男人了,还会照顾李雪婷并且独守空房?!

我试图缓和她们母女的关系,后来找过李雪婷几次,可话不投机半句多,每次都被李雪婷骂的灰溜溜的,她乃至还说我被白秋燕给迷惑了,如果我爱白秋燕,干脆和白秋燕结婚得了,她李雪婷无所谓。

接下来几天白秋燕还是没穿内-衣,致使李雪婷对她的偏见越来越大,后来我也被牵连进去,李雪婷每天下班回来就直接睡觉,谁都不理,一星期后,终于出事了。

那天李雪婷回家已很晚了,她喝了许多酒,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开她的车送她回来的,然后男人开着她的车走了,说是第二天早上再来接她。

我隐隐觉得不对,于是就问李雪婷,那个男人是谁,跟她什么关系。哪知李雪婷直言不讳,说那个男人是她新交的男朋友,还要跟我消除婚约。

我什么事都能忍,可唯独无法接受女友的背叛,我气急了,说退婚就退婚,你这种女人我还不敢娶呢!

听到这话,李雪婷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,然后指着白秋燕说:“你是不是看上她了,别不承认,我早就看出来!幼儿园的小孩都知道男女有别,她却当着你的面不穿内-衣,哼!一对狗男女,简直是不要脸!退婚!马上退婚!我玉成你们!”

李雪婷说话的时候差点摔倒,白秋燕赶忙走过来扶住她,满脸愁容道:“雪婷,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呀,陈凡是我的女婿,我白秋燕就算再不要脸,也不能做出勾-引女婿的事情……你喝多了,我扶你去睡觉,有事儿明天酒醒了再说。”

“滚开!别碰我!我嫌脏!”李雪婷猛然甩开白秋燕的手,一趔趄倒在了沙发上,然后撑着沙发站起来,指着潸然泪下的白秋燕说:“你不要以为我爸不在了,你就能随意挥洒他的血汗钱,想都别想!明天你就给我净身出户!别想带走一毛钱!”说着,晃晃悠悠的走进卧室,重重关上房门。

白秋燕的泪水一颗颗滚下来,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,显得特别心痛。我想安慰她,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,最后白秋燕哭着上了楼,整晚都没有下来。

那晚我彻夜未眠,满头脑都是我和李雪婷的婚事,说真的,我后悔和她订婚了,这样的家庭、这样的未婚妻,我真不敢要,因而我下定决心和李雪婷退婚,第二天我早早起来,去找李雪婷谈这件事。

可刚来到李雪婷的卧室门口,身后就飘来白秋燕的声音:“陈凡,你跟我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我回头看了一眼,白秋燕就站在旋转楼梯上,说完她就上了楼,愣了愣,我便跟了上去。

白秋燕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,仍然穿着居家服,里面仿佛还是真空的。见我上楼,她就问我是不是想和李雪婷退婚。

我点点头。

“真是傻孩子,雪婷是喝醉了才说的那些话……她不是有心的。还记得我给你说的话吗,你要多包容她,我相信她以后会改变的。你要是还拿我当妈,就听我的话,不要退婚。只要你不同意,雪婷也没办法。你明白吗?”

说到这,白秋燕就起身走过来,笑了笑,露出整齐的、弧度优美的贝齿,轻抚着我的脸说:“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人,你是个好孩子,也只有把雪婷交给你,我才放心。”

我真没用,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下来:“妈,谢谢你。”

白秋燕忽然把我揽入怀中,抚摸着我的头发,轻声说:“傻孩子,跟妈还说什么谢呀。”

“咔嚓、咔嚓!”

这时,我忽然听到几声异响,下意识回头一看,居然是李雪婷在用手机拍照,她满脸愤恨的说:“女婿和丈母娘搂搂抱抱,还说没奸情,我看你们这下还有甚么好解释的!白秋燕,我限你三天以内从这里滚出去,否则咱们法庭上见!”说完匆匆下了楼,等我追下去她已经走了。

我觉得有必要和李雪婷好好谈谈,但不能在家里,如果白秋燕在场的话,我们肯定谈不成。于是下午要放学的时候,我就去县幼儿园门口等她,可没想到的是,刚放学,李雪婷就被昨晚那个男人开车带走了。

我怒火中烧,拦了辆出租车尾随上去,后来白秋燕和那个男人径直去了天歌ktv,直到天黑了才出来,李雪婷被男人搀着,明显喝多了。

上车后,车子却没向李家别墅开,我心生狐疑,因而就打车尾随1探究竟,结果男人把车开到郊区,停在一片荒芜的地方。

他们半天没下车,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最后忍不住猫腰走上前,刚来到车子旁边,就听到李雪婷语无伦次的说:“不……不行,王浩,放开我……不要这样……”

我心里1紧,怒火忍不住冲上脑袋,就算再傻,我也明白王浩想做甚么,虽然李雪婷不待见我,可她好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,王浩竟然敢打她的主张,老子非教训他不可!

随着李雪婷的声音响起,车子也轻微的晃动起来,接着王浩阴冷笑道:“雪婷,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,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,我也不怕告知你,虽然你现在订婚了,但我绝不会放弃,我一定要得到你。听话,把手拿开,过了今晚,你就是我的女人,谁都别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。”

“不……你不能……呜……”可以想象,李雪婷肯定在拼命反抗,但她的反抗聊胜于无,女人终究不是男人的对手,何况她喝醉了。

车箱里的消息越来越大,车子摇晃的幅度也逐渐明显,我知道不能再等了,否则李雪婷非被王浩凌辱不可。

但我也不能太莽撞,王浩是什么人我并不清楚,他有甚么背景我也不知道,我不能把自己堕入危险的处境。

大脑飞速运转,眉头一皱计上心来,我脱掉外套裹住脸,只留下眼睛。只要王浩认不出是我,我就不会遭报复。

我从地上捡了块石头,猛地砸碎驾驶台旁边的玻璃,王浩被吓了一跳,推开车门撒腿就跑,我哪会让他轻易逃走,右手1抡,石头结结实实的落在王浩的背上,当即一声痛呼,倒在地上翻滚起来。

说句丢人的,我活了23年还是第一次打架,既紧张又害怕,急忙把外套扔在座椅上,我不敢停留,驱车就走。

回到县城,我才暗松口气,冷声道:“如果退了婚,我肯定不会救你。但你放心,我不会要求你报答,我们好歹认识一场……”说话间,我下意识瞟了眼副驾驶那边,这才发现李雪婷已睡着了,难怪她一直没有说话。

我怀疑赶走王浩的时候,李雪婷就已没有意识了。换句话说,李雪婷也不知道是我救了她。

这样也好,免得她不但不领情,还说我跟踪她。

我打算暂时不把这事告诉她,索性就开车来到附近一家宾馆,让她住下。用她的身份证开好房,搀着她来到房间,结果就在我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,脚底忽然一滑,整个人都压在了她身上,胸膛顿时有了柔软的感觉,牢牢挤压着,特别充实。

我抬起头,正好瞧见红润的小嘴,带着丝丝晶莹,犹如那沾露樱桃,让人垂涎若渴。

我一时间沉醉不醒,情不自禁的吻向那两片温润的娇唇,可还没亲到,就被刺鼻的酒味惊醒了。

回到李家,白秋燕问我知不知道李雪婷去哪了,这么晚还没回家。我搪塞说可能有事吧,别担心,她又不是3岁小孩,会照顾自己的。说着,我就走进卧室。

我是清泉茶业有限公司的1名司机,上五休二,有时候会加班。上午下班回去白秋燕已经做好了饭菜,白秋燕的厨艺很不错,基本上每天不会吃到重复的饭菜。

她说她早上去县幼儿园找李雪婷,可李雪婷没有上班,打电话也不接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。

我扒了几口饭,正准备说话呢,外面忽然传来汽车的马达声,应该是李雪婷回来了。

白秋燕连忙起身走到门口,眉头顿时舒展开:“是雪婷。”

话音刚落,李雪婷就匆匆走进来,双眼圆睁、满脸不忿,进门就冲着我吼道:“陈凡,你就是个怂包,没用的东西,除了吃喝拉撒,你还能做什么,谁要嫁给你就算倒大霉了!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跟你订婚,你有什么资格当我的男人?退婚,马上就退婚!”

我嘴角不停的抽搐,真想冲上去扇她两耳光,我他妈招你惹你了,1回来就骂我,你把老子当甚么?!

我怒然起身:“退婚就退婚,我还不伺候你了!”

白秋燕忙不迭过来打圆场,说都消消气,怎样一见面就大吵大闹,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。

李雪婷气得不行,胸部都变大了,牢牢咬着牙,杀人般看着我。结果就在这时候,她的手机铃声响了,接通道:“佳佳,有事吗?”

佳佳应该是刘佳,李雪婷的同事,也是要好的闺蜜。

不知道刘佳说了什么,李雪婷气道:“还上班?!我昨晚差点失-身了!王浩那个王八蛋,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……没事,是一个好心的路人把我救了,我没看清他的脸,不过我有办法找到他,当面报答……先挂了,我这边还有点事。”

白秋燕的脸色愈来愈不对,李雪婷刚挂电话,她就忍不住问:“雪婷,到底产生了什么,王浩是谁,你没事儿吧?”

“白秋燕,你少假惺惺的关心我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咋想的,你之所以还没离开李家,是由于你还没拿到我爸的遗产!我正告你,别再做美梦了,我绝不会让你得逞!”

然后,李雪婷指着我说:“我要你有甚么用,你吃我的喝我的穿我的,可关键时候,你还不如一个路人,我就算嫁给那个路人,也不会嫁给你!陈凡,这个婚我退定了!”随即走进卧室,再也没出来。

我气不过,那天下午请假了,没去上班。

后来白秋燕安慰我,她说李雪婷受了刺激,心里有气,没地宣泄,这才冲我们发火,让我别往心里去。

我说就算她有气,也不能像疯狗一样乱咬人吧,我又没招惹她。自从订婚,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从来不给我好脸色,这些我都忍了,但我绝对不能忍受她同时和其他男人交往,这样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,我要退婚。

我说的自然就是王浩,我可以不在意李雪婷的过去,就算她是千人上万人骑的公交车我也认了,可既然我们已订了婚,她就不应该再和其他男人保持暧昧关系,这是对我最起码的尊重。

白秋燕看到我退婚的态度坚决,一时间沉默了,只是满脸复杂,想来心里不太好受。

沉吟片刻,白秋燕忽然说:“雪婷是我看着长大的,我了解她,虽然她的脾气差了点,但她还是一个识大体的女孩儿。我看得出来,她口口声声说要退婚,其实心里并不想退婚,不然早把你赶出李家了。

小凡,有些事我不该问,可事到如今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你老实告诉我,你和雪婷交往这么长时间,有没有做过那种事儿?”

我尴尬的摇摇头,说没有。真没想到,白秋燕竟然问我这些事情,搞得我很不自然。

“我知道怎么缓和你们的关系了,你们之间隔了层纱,虽然订了婚,可是有名无实,严格来说你们还不是准夫妻。所以……”白秋燕的脸也微微变红,风情的看了眼我,说:“你知道我的意思吧。”

她的意思我明白,不过是想告诉我,先得到李雪婷的身体,然后再征服她的心。也许是因为我和白秋燕的关系特殊,听她这么1说,我更不好意思了,低着头,面红耳赤,忽然看到她胸前那两颗浮凸,顿时心如鹿撞,口干舌燥。

“有甚么好害臊的,早晚要经历。据我对雪婷的了解,她不喜欢扭扭捏捏的男人,有些时候,你得学会主动……我是你岳母,听我的没错。”

为难归为难,细想之下,白秋燕说的不无道理,我们都订婚了,竟然还没做过那种事,说出去都没人信。

我忽然想到了什么,皱眉道:“可是,她会答应吗?”

白秋燕也蹙起眉头,想了想说:“不着急,总有机会的,实在不行就制造机会,这件事包在我身上。男人我见多了,哪种人能嫁哪种人不能嫁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,你就是能托付毕生的男人,我看好你。”说着就款款上了楼,薄如蝉翼的居家服挡不住光线照耀,两条浑圆的美腿若隐若现……

喜欢的麻烦点个赞,本文后续内容,请打开微信+朋友关注公众号:kanshu67 然后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117 便可以继续阅读

威尔刚的作用和副作用

最新新闻

0_10_印度神油官方价格表

genericviagra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